快速导航×

黄金策略

从富二代奋斗到富十九代 要定多少个王健林说的发布时间:2019-11-07 09:53 浏览:

      上海君枫珠宝据意大利央行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,今天佛罗伦萨最富有的几个家族早在近600年前就已经处于社会经济阶梯的顶层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的研究表明,在许多欧洲国家,不仅是财富和收入世代相传,就连职业也往往“不易变化”。

  在自家公司酒厂宽敞的酒窖里,兰贝托·弗雷斯科巴尔迪(Lamberto Frescobaldi)把两只葡萄酒杯放在木制酒桶上,这个酒厂所在的古堡有1000年历史,距离佛罗伦萨不远。他打开一瓶力宝山路(Nipozzano)葡萄酒,尝了一口,点头赞许。这款红葡萄酒是他的家族当年供应给米开朗基罗(Michelangelo)和罗马教皇利奥十世的佳酿,现在的口感仍然相当不错。

  对于53岁的弗雷斯科巴尔迪来说,领导家族企业是接受托付给他的责任,也是延续家族王朝的一个途径,大约1000年前,弗雷斯科巴尔迪家族做羊毛生意起家,在200年后通过为英国王室提供资金而致富。

  “你一定要认识到,这是你继承的产业,实际上并不属于你本人,”他坐在葡萄酒桶上说,“你只要尽心让业务正常运行,交给后人即可。”

  尽心守住继承得来的财富,这种做法已经在弗雷斯科巴尔迪家族的几代人中持续了700多年的时间,也促使雅各布·富格莱(Jakob Fugger)的德国后裔一如既往地管理着这位曾效力于王室的银行家在近500年前创立的社会福利住宅。可是对于家族财富比美国和亚洲地区更普及的欧洲而言,这并不是件好事。家族财富比例相对较高,表明欧洲大陆的社会流动性偏低,这就意味着可能有几代人很难改变教育程度、收入水平和社会关系。

  据意大利央行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,今天佛罗伦萨最富有的几个家族早在近600年前就已经处于社会经济阶梯的顶层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的研究表明,在许多欧洲国家,不仅是财富和收入世代相传,就连职业也往往“不易变化”。

 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(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)在2014年对全球亿万富豪研究的报告表明,在意大利最富有的人中,通过继承获得财富的富豪比例超过三分之一,相比之下,美国继承型富豪的比例只有29%,中国仅有2%。在发达国家中,德国继承型亿万富豪的比例最高,达到65%。总体来说,财富继承人在西欧亿万富豪中占据大约一半的比例。

  欧洲收入阶层的僵化就程度而言并不比美国更严重。但因为经济产出和就业机会数量较少,社会流动性欠缺的问题更值得关切。2007年以来,美国实际经济产出增长9.9%,而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字计算,欧盟在此期间的经济增长速度为2.8%。在对购买力进行调整后,欧盟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几乎是美国的三分之一,失业率几乎是美国的两倍。

  由于美国经济在持续扩张,“他们比欧洲需要更多的工程师、更多的化学家、更多的分析师和更多的银行家,”特伦托大学社会学名誉教授、特伦托公共政策评估研究所科技主管安东尼奥·斯基扎罗托(Antonio Schizzerotto)表示, “空缺职位的数量比富豪‘子女’的人数更多。”

从富二代奋斗到富十九代,要定多少个王健林说的小目标?

  斯基扎罗托说,在当前一些欧洲国家经济增长停滞之际,财富和社会地位的继承一定要受到密切关注,这是因为,如果社会不公平达到某种限度,就可能进一步限制国家经济恢复增长的能力。

  对于弗雷斯科巴尔迪而言,家族遗产可以概括为一个词:葡萄酒。他第一次接触红葡萄酒是在6岁,当时他在葡萄园工人的夏季派对上喝醉后昏了过去。

  他说,“他们不能给我喝水,我可是老板的儿子!”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获得葡萄栽培专业的学位后,他现在担任花思蝶集团(Marchesi Frescobaldi Group)的董事长,作为意大利最大的酒业集团之一,该公司每年生产1100万瓶葡萄酒。他甚至用公司创始人布鲁奈罗·迪蒙达奇诺(Brunello di Montalcino)的名字,给自己的狗取名叫布鲁奈罗。

  在1308年进入葡萄酒酿造行业前,弗雷斯科巴尔迪家族做过羊毛生意,当过银行家,为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出兵威尔士和法国提供资金。这个家族建造了佛罗伦萨有史以来第一座桥梁——圣三一桥,出过多位名人,包括文艺复兴后期和巴洛克早期键盘音乐的主要作曲家吉罗拉莫·弗雷斯科巴尔迪(Girolamo Frescobaldi)和诗人迪诺·弗雷斯科巴尔迪(Dino Frescobaldi)。在诗人但丁·阿利吉耶里(Dante Alighieri)流亡期间,迪诺收集和保存了《神曲》的前七首曲子,从而使但丁能够完成整部作品。

  在托斯卡纳大区首府佛罗伦萨,并不是只有弗雷斯科巴尔迪家族拥有源远流长的家世。为了追踪代际流动性,意大利央行研究员古列尔莫·巴罗内(Guglielmo Barone)和绍罗·莫切蒂(Sauro Mocetti)分析了1427年和2011年的佛罗伦萨纳税人资料,他们发现,社会和经济地位可以在跨越几个世纪后依然稳固,这一点意味深长。

  两位作者写道,“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,这座城市里经历了巨大的政治、人口和经济动荡,但社会经济地位传承给后代的过程却没能因此被打断。”

  研究表明,德国人财富继承的集中度可能比意大利更高。

  “在几乎任何其他国家,社会出身对个体收入产生的影响都不像德国那样大,”柏林的德国经济研究所(Germ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)负责人马塞尔·弗拉茨舍尔(Marcel Fratzscher)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中说,“最富有的人也是那些收入最高的人。因为但凡有钱的人,他还会得到更多的钱,让他更有钱。”

  德国的家族财富比例偏高在一定程度上是税收制度造成的结果,时至今日,德国税收制度还允许家族企业(这包括构成德国经济支柱的大部分中型企业)在几乎不缴纳任何遗产税的情况下向后代传递他们的金融资产。

  亚历山大·富格莱-巴本豪森伯爵(Count Alexander Fugger-Babenhausen)的祖先可以称得上是16世纪欧洲最富有的人,他认为保持家族财富的完整是一种责任。现年34岁的亚历山大此前在伦敦从事投资银行和私募股权工作,后来回到德国管理家族财富,参与慈善活动。

  “这不是那种迫使你承担高风险、充满变化的快节奏领域,”他在富格莱社区(Fuggerei)说,雅各布·富格莱在1521年创立了这个廉租房住宅区,“我们为富格莱社区所做的每个决定,都要设法考虑周全、谨慎行事,在传承19代人后,如果我们犯下导致可持续性终结性质的错误,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。”

  雅各布·富格莱下令建造了富格莱社区,回报他所在的城市,同时也试图拯救他的灵魂。这个社区由舒适的两层联排建筑组成,住户每年只需支付0.88欧元的租金,相当于富格莱当初要求的一个莱茵弗罗林币,住户还必须每天为社区建造者的灵魂及其家族祷告三次。

  同样,从文艺复兴时期就委托菲利波·布鲁内莱斯基(Filippo Brunelleschi)等艺术家进行创作的弗雷斯科巴尔迪家族推出了名为“弗雷斯科巴尔迪艺术家”的当代艺术奖项。为了支持这个项目,该家族每年生产999瓶特殊的葡萄酒,把部分销售收入用于资助当代艺术。

  虽然历经无数次战争的破坏,富格莱社区的140套公寓依然保存了下来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部分建筑被摧毁。虽然这些公寓进行了重建,却依然遵照原来的建筑平面图,保留了具有文艺复兴时期特色的装饰风格,比如拉动手柄开门的机械装置,这使从前的租户不用走出公寓里唯一供暖的房间,就能开门请客人进来。

  “我觉得自己更像是财产受托人,”富格莱-巴本豪森说,他领导着仅存的三个家族分支之一,富格莱家族依然通过基金会管理这个住宅区。上海君枫珠宝至于家族企业,他说,“轮到为我自己考虑时,原则就是能省则省。”

Copyright © 2025 福州君枫珠宝 版权所有
首页 菜单 联系 电话